主题 : 母爱如帆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14650
威望: 14676 点
金币: 0 枚
贡献值: 0 点
0楼  情感采集 发表于: 2020-06-27 13:53

母爱如帆

  6年了,全家人没有团圆过一次。
  
  去年春节,我和弟弟相约一起回家探亲。还没进家门母亲就蹒跚地迎向我们。我看见母亲嘴边挂着灿烂的笑,眼里却含着泪花。
  
  6年了,母亲老了,瘦了……"一听脚步声,就知道是你们回来了!"母亲摸摸我们的肩章和闪亮的军徽,依旧笑着,眼里喻着泪水。
  
  "娘!我们回来看你了……"望着母亲憔悴苍老的面容和瘦弱的身躯,我们一头扑进母亲的怀抱,就像一只漂泊已久的小船,停靠在温馨的港湾,泪水悄然滚落到脸颊。
  
  17岁那年,我和哥哥在同一所学校读书。由于离家太远,只能寄宿学校;因为穷,所以无法像别的住校生那样在学校的饭堂吃饭。只能靠母亲每两个星期,走40多里山路来学校给我们送饭。
  
  那天,下了一夜的雪,刮着大风。前个星期母亲送来的饭只剩了一个煎饼,我和哥哥谁都不肯吃,每人捧了一本书在校门口的一根电线杆下等母亲。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还是不见母亲的身影。
  
  正当我们焦急地左顾右盼时,远远地看见头上落满白雪,分不清哪是头发哪是雪花的母亲,背着那个熟悉的花包袱,踩着厚厚的积雪,艰难地向我们走来。我们跑过去,接下了母亲背上那沉重的一包煎饼,心痛地将母亲早已冻僵的手夹到我们的腋下。母亲动了动发紫的嘴唇想要说什么,我们紧搂着母亲:"娘!您啥也不用说。"
  
  哥哥如愿以偿地考入了理想中的大学,原本就不富裕的家庭也背上了沉重的经济负担,山里人土里刨食,没有其它经济来源,十几年的积蓄业已空空。
  
  高二那年,我不忍再让母亲吃那么多苦,受那么多累,就向母亲提出了辍学。当时母亲流出了眼泪,她用颤抖的手重重地打了我一个耳光。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母亲流泪,也是我唯一一次挨打,唯一一次伤母亲的心。她一句话也没说,流着泪给我收拾好行李,又将我送回学校。但我怎忍心给母亲那苍老的脸再添皱纹,给她那单薄的身躯添加负荷!更何况还有一个正在读初中的弟弟。
  
  当年冬季征兵时,我背着母亲报了名。临上火车时母亲擦着泪想要说什么,我知道母亲不是舍不得我离开她,而是内疚自己没有能力供我读完高中上大学。
  
  我拭去母亲眼角的泪水:"娘!您啥也不用说,我知道我该怎样做……"
  
  后来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军校,弟弟高中毕业也参了军。
  
  母亲送走了身边最后一个儿子,空荡荡的小屋里就只有母亲和父亲了,他们用自豪化解着晚年的孤寂。
  
  母亲粗茶淡饭喂养大的三个儿子也都成了大学生,其中两个穿军装。
  
  许多年过去了,我们兄弟三个长年漂泊在外。而我的母亲依旧眷恋着山村那片教会了我们宽厚和质朴的黄土地,操持着她在贫穷中操持了几十年的家,播种着庄稼,耕耘着一茬茬丰收的希望,惦念着她的儿子们在外是否平安……
  
  年复一年,在寂寞的小院里,他们像孩子一样盼着过年,准备好各种家乡的特产等着我们回家去吃年夜饭。
  
  短短的假期很快结束了,昨晚,母亲在灯下忙了一夜。临出院门时,母亲指着大门上的"光荣军属""五好家庭"的牌牌说:"儿呀!这是咱家的光荣,也是咱祖辈的光荣。回部队后安心工作,家里有妈操持,你们就放心吧!"。
  
  已经走了好远,当我回过头时,看见母亲和父亲还相扶着站在门前那棵老槐树下望着我们,寒风吹乱了他们银白的头发……
  
  "爹——娘——,外面天冷——快回去吧!"我使劲地喊着使劲地挥手,泪水滚滚而下。
  
  声音久久地激荡在山村的上空:母亲,谢谢您!您用淳朴、宽厚、博大的母爱,给我们编织了一叶远航的帆。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