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花开荼靡,一场情殇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13169
威望: 13195 点
金币: 0 枚
贡献值: 0 点
0楼  情感采集 发表于: 2020-06-29 14:20

花开荼靡,一场情殇


  --------------前言:

DSM,dO'  

  最后,我还是杀了你!

]O,!B''8k  

  看血流尽,花开荼靡,情殇成伤。

@j K7bab:  

  我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选择没有遇到你

d-#MRl$rtK  

  豹冲,我的名字,我喜欢我的名字,因为,我本是魔宫一只修炼成形的豹,而狼戾是我的大哥,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可以信赖和依靠的同伴。

V#ZF0a]  

  敏捷矫健的身手,机敏的嗅觉,让我一次次逃避过敌人的追捕。

8;5 UO,`T  

  而一场浩劫,差点断送了整个魔宫,我和狼戾成了唯一的幸存者。

7;dV]N  

  没有丝毫的预兆,人类在一个黎明围攻魔宫,用尽了各种歹毒的工具对付魔宫的所有生物,火烧,水淹,还有下毒,只要他们能想到的,全部用在了魔宫里我的同类的身上。

JY"<b6C^  

  当他们从睡梦醒来,魔宫已经成了人类宰割的屠宰场。可怜那些还没有修炼成形的狼子狐孙山鸡野兔,就那样当场被那些所谓的人类剥光了皮毛,成了刀枪上的胜利品。那些有些道行的兄弟们奋力抵抗。

Y`uL4)hR5  

  一直以为只要好好修行就可以长命百岁得道升仙的魔宫主人对我说的最后一句是:“保存实力,不要报仇。”

`$JPF  Z  

  眼睁睁着的看着同类葬身在那些道貌岸然的人类的刀枪下,我想冲出去和他们拼命,可是,狼戾死死的拽住了我的身体,我把爪子刺时了自己的肉里,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咬出了深深的齿痕,血,咸咸的味道,我永远忘记不了。

LR@rn2Z  

  那些人,设下了天罗地网,想赶尽杀绝,他们骂我们是禽兽,可是人类连禽兽也不如,他们用光面堂皇理由来屠杀我们,无非是害怕我们伤害了他们,可是,我们只是为了生存而生存,何况想过去侵略别人。人类,才是天生的刽子手,他们躲杀我的同类时,眼睛也不眨一下,甚至还攀比谁杀的数目多,谁的手段高明。难道他们不知道,妖与兽,也是有生命的吗?

1ZJP.T`  

  我憎恨人类,恨那些所谓的正义之士,如果不是他们,魔宫就会依然存在,而我也会乖乖做一只什么也不懂的小妖。

|O%`-2p]p  

  仇恨如疯草,在我的心中滋长蔓延,复仇的计划让我夜不寐,我一定要让伤害我的人类尝尝痛苦的滋味。我幻化成人形,我努力学会人类的一切本领,我小心翼翼的周旋在各色人物之间,察言观色,卑躬曲膝,学会他们的语言,学会他们的文字,甚至于他们的思维方式,只为了有一天,统治人类,还于颜色给人类,要让他们全部屈服在我们魔宫的手掌之下。

ac6L3=u\  

  江湖正道有两个大敌 :一是由恶人组成的一个组织叫做荼靡 ,另外就是魔宫 , 不过现在也只能说是魔宫余孽 。

.,)NDG4Q  

  他们以为魔宫早已经在江湖销声匿迹时,我正用我人类的身份逍遥快活。我和狼戾正式加入了武林盟,成了人类世界举足轻重的人物,当然,这些年我也培植了不少的势力,只等时机一到,就推翻武林盟,让魔宫取而代之。

6#MIt:#  

  可是,一个女人,差点让我放弃了这个计划。她就是凤仪,一个人类的女子。

V2W)%c'  

  初见凤仪时,她笑容可掬的在浣纱,清清的河水映的她的双足白如莲藕,她唱着不知名的小调,弯着腰在莫河边浣纱,彩色的丝线随风飘荡,她,凤仪就如同飞天一样,在江南三月的春风中飘飘欲飞。

oP$NTy[  

  我看着,痴了。二十年来,我从没有想过一个女子会笑得如此好看。我骂自己,我是豹,她是人,不可以有非份之想,可是,我管不住自己的心。

|2,u!{  

  一重山,两重山,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V:4]]z L}  

  鞠花开,鞠花残,塞雁高飞人未还,一帘风月闲。

^G.PdX$M  

  辇路,江枫古,楼上吹箫人在否

ypM0}pdvTp  

  菱花半璧香尘污,往日繁华何处

f }PT3  

  旧欢新爱谁是主,啼笑两难分付。

:8cp]v dW  

  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明白了她口中唱的是“欢新爱谁是主,啼笑两难分付 ”,我想,我是真的爱上她了。想着她的笑,想着她的声音,就连做梦,也总是看到她那双白如莲藕的脚。

w#_/CU L  

  凤仪,也是爱我的吧。有午后的某一天,她依然在浣沙,可是一不小心,一团纱顺水漂走了,我想也没想,就跳进了莫河里,这时我才发现,原来我的游泳技术这么好,虽然我从没有游过泳。

;^za/h>r  

  我把纱递给了凤仪,凤仪笑了,轻轻的说了声:“谢谢!”她的笑是那么美,我好象看到初春的时候所有的花在一起开放一样。

&,/_"N"?D  

  我听着这两个字,骨头都酥了。如果她要我的心,我想,我也会马上剜给她。

.\K0+b;  

  以后的日子,风轻云淡,她依旧浣沙,而我,会在每天的日落之后,陪着她,一起散步,一起摘野花,听她唱“欢新爱谁是主,啼笑两难分付 ”之类的歌谣。

#\U;,r  

  这就是所谓的人类的爱情?我不知道,我只是一只豹,是不是在人类的世界呆久了,我也和人类一样会犯傻,一样会恋爱?

/ qp)n">  

  凤仪,那美如飞天的女子,我想,我是爱她的吧。

J%]< /J  

  可是,天公并不作美,凤仪无意中知道了我的身世,也知道了我的复仇计划,她是那么的惊惶失措,她跑去了告诉了武林盟的人,于是,我成了众矢之的,我不得不在人类世界消失。天生的本能让我懂得什么是危险,我躲开了他们的追杀,可是,凤仪,你知道我爱你吗?

i7]\}w|  

  我想,我并不恨她。凤仪只是一个普通人,她无法接受我是妖,而且是一只要复仇的妖。她好心的去提醒人类来防范我们,却不想她泄露了魔宫的计划,也成为了魔宫和荼靡的首当其冲的目标,她必须死。

S?TyC";!  

  荼靡和魔宫双双对这个女子下达了追杀令,豹冲,做为魔宫的一员,和其它同类一样,不想让自己多年的计划打水漂 ,因为之前魔宫死了很多人 ,豹冲不能让他们白死。但豹冲又深爱那个女子 ,所以豹冲亲自接下了魔宫的追杀令 ,因为爱她 ,所以不能让她死在别人手里。

Ni "n_Yun  

  荼靡派出的是惊虹,他的武功高不可测。

J;"66ue(d  

  豹冲亲自接下追杀令 ,他说他要亲自处理 ,但不允许魔宫其他小妖插手此事 ,追杀途中 ,豹冲屡次击杀同样是来追杀的荼靡杀手。

&cy @Be}|T  

  当惊虹举起剑,问豹冲:“难道你真的要为一个人类的女子放下复仇大计,破坏荼靡和魔宫之间的盟约?这样做,你值得吗?”

B^Z %38o  

  他并没有回答,他的剑,迎了上去,惊虹连忙迎敌,他没有想过豹冲在人类世界呆久了,会真的为了一个女子杀自己,荼靡和魔宫可是世交,人类才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 KH3.v/c|  

  狼戾远远的看着这场战斗,他知道豹冲不会输,所以,并不担心。

8JYF0r7  

  当惊虹倒在我的剑下,他的眼睛还是睁的大大的,“你。。。”话没说完就断气了。

+JQ/DNv  

  我擦了擦手中的剑,把沾着血的手绢盖住了他的脸。

Y*oT (  

  “豹冲,荼靡的人已经解决完了,可是凤仪。。。”狼戾慢慢的说。

Z*,Nt6;e  

  “不,谁也不能动凤仪!”我大叫。

'#JC 6#X   

  “可是,她必须死!”狼戾说。

}@VdtH  

  “要死,也要我亲自动手。”我的牙咬出了我的嘴,如同那天魔宫浩劫时一样,,我把爪子刺时了自己的肉里,狠狠的咬着自己的嘴,咬出了深深的齿痕,血,咸咸的味道,我永远忘记不了。

R`%C]uG  

  “凤仪,我爱你!”这是我第一次说也是最后一次说我爱你,我的剑,深深的扎在了凤仪的心脏。凤仪死了,我的心,也死了。但是,我要复仇,要把这份痛苦转移给别人。

9WE_9$<V  

  那些伤害我同类的人,你们别得意,我豹冲又回来了!

8#?jYhT7  

  凤仪,那宛如飞天的女子,只会留在我的梦里,我要把所有的痛,全都变成复仇的火焰,让伤害我的人,也同样的痛苦。

,LD[R1TU8  

  夜,无星也无月,我在黑夜里悲愤的吼叫,谁会知道谁又会理解我这只受伤的豹呢?

'x'.[=;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