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在最后的最后,我还是爱不了自己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15117
威望: 15143 点
金币: 0 枚
贡献值: 0 点
0楼  情感采集 发表于: 2020-06-30 06:30

在最后的最后,我还是爱不了自己

  已经记不起那准确的时间到底是多久了,这次,我买了很多很多的核桃去看他,我们之间都很平

  静,空气在每根流动的脉搏里寻求着刺激

  他说,这次他要真的出院,他有事

  他说他要一千块

 

  一千块

  我没有

  但是我微笑着啊KING说:"好吧,你等我,我去拿。

  说完这话,我站起身走到门边。他一直跟着我出来,轻轻地在我身后抱住了我,在我耳边说:"对不起,我不想给你带来任何麻烦,你知道的。

  我拼命地点头。泪水又一次在眼眶里酝酿。

  他是心疼我的,我知道。

  可是该用的办法也都用了,这次,我只有走进那里.,我又去了“午夜”。此时的我已经无需人通报,我找到我姐姐长期驻扎的包间,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包间里非常暗,弥漫着烟酒雾气,让我有点睁不开眼。

  当我的眼睛终于适应了这一切,所看到的一切,却让我差点吐血。包间中央的大圆桌旁围了一圈的人,处于中心位置的正是我,她正在兴致勃勃地掀开盒子察看点数,看清之后却发出了沮丧的一声:“我操!”

  我的姐姐,这个女人,今天戴着大耳环,穿着低胸衣,看到我,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几杯酒后,她回过头来看我,"来,给姐姐通报下杂志模特封面的结果,钱就是你的了

  我看到她旁边的眼光都在聚焦在我身上.我记得两年前,当我穿着那条scofield的裙子低调地出现在姐姐生日酒会的一刹,还是艳压群芳了。几乎能听见她身边那群浓妆艳抹的女生压抑着的惊呼,还有箭一般向我射来的嫉妒的目光。

  比我有钱的没我漂亮,比我漂亮的没我聪明,所以,我完全能宽容并且体谅她们对我的嫉妒之心。

  当然,现在不是谈这问题的时候.一个男的走了过来,四五十岁了吧,他用色得发火的眼神看着我:"喝两杯怎么样

  在心里豪情万丈地对自己说,陈姿琪,你可真有种,你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明明做好了准备的,却还是脑子一团糟糕..就在我思考怎么应付的时候,他退后一步,用挑剔而冷漠的眼神将我上下打量一遍,忽然满脸爆发笑容:"美呆了。

  在他满眼的欣赏里,我就是再能装,也笑出了声,这或许是培养出来的虚荣

  因为我的精神实在是太好了,我毫无困意,就想闹腾点事情出来。

  我不顾姐姐惊讶的眼光,在那里的位子坐了下来,大声对刘老三说:"上酒。

  当然我明白,这个世界从来就是这么实在,想躲过灾难就得抛开尊严抛开体面抛开所有的一切,这个道理我其实早就明白。

  我豪气干云地想,为了啊KING,为了爱情,我没什么不能做的。

  几杯酒。我陈姿琪不怕。

  话是这么说,可是,当那个所谓的老大刘老三把长着灰指甲的手不老实地伸到我的衬衫底下去的时候,我到底还是没忍住,把一杯价值人民币228元的洋酒,直接泼到了他脸上。泼过之后,我想逃走,却不小心滑了一跤,膝盖狠狠的撞在了低矮的桌面上,顿时又痛又麻。

  事情变得真不是一般的糟。

  后来,我已经记不起我是怎么跑出去的了,我只记得那人很凶,是姐姐,把他镇定了下去.至于是怎么样的方法.我不想多提

  没过几分钟,我感到姐姐从后面追了上来,我能听出她的脚步,一定是她,肯定是她。但我没有回头,我倔强地往前走着,直到她伸出手,拉住我,叹口气说:“我终于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一个比我更倔的人。

  我的姐姐,曾经的曾经,我们多单纯,一个明星梦,把我们都给推向深渊了,不是吗

  "谢谢陈旋琪小姐救命之恩,"我逼自己冷静,在她面前摊开掌心"钱呢

  "你能不能跟我谈点感情?我们之间就只有在钱的问题上才会说上几句话?",她在LV包包里掏出了十张100元的人民币放到我手中,我似乎看到了她眼里打转的泪水

  噢,上帝,原来在那么多的疯狂之后,这人,还是会有泪水

  但是,我不是那么容易被打动的,就像她,那么没心地想把我当为赚钱的工具,只是互相的利用

  "一个连自己身体都不懂得爱护的女人,你怎么跟我谈感情?"我用尽了所有的心酸,对我亲爱的姐姐说了这样一句话,当场,我看到她流下的眼泪

  其实,其实我真的知道,她没有,我很保证地知道...因为她是我姐姐

  说完,我扬长而去!不愿看到她流下的眼泪

  "妹妹,有两把刷子!"在我离开的第8步,姐姐很快得平静了心情,对我由衷地赞叹了一声。

  我不知她究竟是叹我什么:能勾引男人了?会讽刺人?还是别的?"好好想想吧,小妹。”我还未来得及思考这个问题,姐姐就对我轰,“我希望你清醒一些。”说完这句话,我也听到了她高跟鞋离开后走出的声音

  请问,我们之间,到底谁,更应该清醒呢

  我拦住了一辆车

  当我坐在出租车上惊魂稍定,伸手一摸脸,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所谓悲从中来就是形容当时我的心情,不,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悲伤,我的样子肯定丑到极点,那个秃顶的出租车司机从后望镜里怜悯地看了我好半天,啧啧地开口:"小姑娘什么事想不开噢,小小年纪……是不是考试没考好?

  我凶凶地回他一句:"关你屁事!

  他噤声,回头继续开车,我从侧面看见他的脸,上面写的一行字是:不跟你这疯婆子一般见识。

  到了一个不知道名字的地方,我下了车,我只是想静下

  拿出了手机,我告诉啊KING,他要的钱我可以明天送过去了

  "乖,我的公主",我当然知道,我傻瓜

  我真的渐渐在失去爱护自己这种感觉。

  我所拥有的,常常并不是我想要的。--虽然这句话放谁来听,都会觉得我真欠揍,但我向你保证,它是实情。

  那么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他看着我时的眼神,他眼神里的疼爱,是这样的吧。陈姿琪的生活里没有这些,所以,我才会这样奋不顾身的吧。

  "我先睡了,明天见,我高傲的公主"又是这样的一句,电话就挂了

  我拿着电话愣了很久,这是我曾经非常盼望的事情,在他们刚刚离开的时候,我在夜里抱着枕头哭,那时候的我脆弱敏感,对一切的东西充满依赖。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

  我是我自己,谁也没法改变我。

  我忍不住笑起来。这一笑我就收不住,哈哈哈哈好像精神失常般,连自己听着都有一丝诡异。看来我真的装得很成功。我把自己装成了千金之躯的大小姐,装成了心地纯洁的美少女,装成了循规蹈矩的乖乖女.可是,我到底是什么呢

  其实,事实上.我从不觉得我有何高贵,在我内心里,自卑常常折磨得我死去活来。而且,只有我自己知道,我真的是一个疯狂的女孩。没有谁,比我自己更了解我的疯狂。

  疯狂的头脑,常常让我有说不出多诡异的疯狂想法。

  这些想法通常都和让我自己受伤有关。比如,我想一个人走到这座诚城市最雄伟的建筑——高达48层的莲花大厦楼顶,一直爬到高高的电视塔上面,坐在扶手上,吃一卷泡泡糖,唱一支歌,然后脱掉我的袜子和球鞋,扔掉我的身份证,纵身一跃,就这样草草结束生命。我想在红灯亮起的那一瞬间,穿着一双红色高跟鞋——它必须是红色的才够带劲,尖叫着从市中心最繁华的那个十字路口跑过——只是为了想知道,我的尖叫声和那些汽车的尖叫声相比,哪一个更惨烈。

  当然,这些想法,只是存在于我的脑海里,从未付诸实践。我还不想死,但这不代表,我不喜欢刺激。

  对我来说,最刺激的游戏就是:给自己一刀。简单的说,就是:自残。

  如此美好,让我心动。这一刻,我觉得自己真的不是人。

  我不是没有内疚,但爱情让我失去一些应有的理智。我在半夜三点的时候跑到郊外一座废弃的小楼上去抽烟,看烟头从高空坠落,一个微弱的火花,绝望地掉向早已干涸的草地。

  草地下面,是一片黑色的肮脏的泥土。

  我对自己说:琪琪,你不坏,你只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亲爱的姐姐,一路走好。。

  别以为我做不到,我什么都做到了,给自己的,不只一刀!

  你留给我的是什么,我还你的就会是什么!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