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我和父亲有个约定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22883
威望: 22909 点
金币: 0 枚
贡献值: 0 点
0楼  情感采集 发表于: 2020-07-26 10:05

我和父亲有个约定

  15年前,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国营企业,当起了一名普通的车间工人。这与童年的梦想,以及所学专业,有着天壤之别,也有些背道而驰。那一段日子,我的心情简直沮丧到了极点。
  
  看着昔日的同学,一个个依靠权贵的威严,以及金钱的魔力,纷纷找到体面而风光的差事,我愈发牢骚满腹。枯燥无味的生活,简单繁重的工作,不断加剧心中委屈的滋生和蔓延。于是,我忍受了寂寞,习惯了无聊,学会了抽烟,喜欢上了喝酒,也迷上了麻将……
  
  每次回乡,放下行李,我匆匆地和母亲打完招呼,就急着出门。吃饭时,饭桌上总见不到我的影子,或在西家喝得东倒西歪,或在东家打着麻将。偶尔清闲时,也是用阵阵鼾声打发着空虚……
  
  终于有一天,忍无可忍的父亲,把已喝得烂醉如泥的我,硬从酒桌上拽回家,然后,第一次冲我大发雷霆:“你看看!你现在堕落到何种地步?你不是想当作家吗?你不是喜欢喝酒吗?这辈子你真要是能混出个名堂来,老子在镇上最排场的饭店,亲自给你摆场酒席,为你好好庆贺……”
  
  “爸,这可是你说的?咱们走着瞧!我以后要是不出人头地,就永远不登你这个门!”带着酒精的阵阵麻醉,还有心中难言的憋屈,我声嘶力竭地嚷道。
  
  躲在宿舍里,我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从此以后,我拼命地工作,课余时间,笔耕不辍,接连在全国各地发表文章。后来,我被厂长赏识,调至办公室,成了企业的笔杆子,也当上了办公室主任,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青年作家。
  
  尽管当初说的是气话,父亲总归是父亲。当我把一个个激动人心的好消息,还有一摞发表文章和获奖证书,骄傲地让母亲看时,年迈的父亲,躲开我的视线,晒着太阳,低着头,眯着眼,美美地吸着烟,笑而不语……
  
  接到父亲病危的电话,我连夜赶回时,父亲已经安详地闭上了眼睛。我扑到父亲身上,号啕大哭!突然,我想到了什么,紧紧抱住父亲的双肩,泪流满面问父亲:“爸,你不能走!你还欠我一顿酒,你不能走呀……”
  
  透过朦胧的泪光,依稀又见父亲模样,似乎品读到父亲在村口守望我求学归来的期盼,好像又听到父亲送我到省城上大学,离别时的千言万语……
  
  送走父亲,母亲哽咽地告诉我,父亲原本打算等我再回去时,就要在镇上最好的饭店,摆上几桌酒席,专门请我喝场酒。父亲对母亲说:“咱都快入土的人了,在孩子面前,说话一定要算数。”谁知,一向体弱多病的父亲,突然撒手而去。
  
  母亲的话,让我再次泪如雨下。其实,仔细想想,这一生,父亲除了欠我一顿酒之外,并不欠我什么,而是自己欠父亲的太多,太多……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