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老来俏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33379
威望: 33405 点
金币: 0 枚
贡献值: 0 点
0楼  情感采集 发表于: 2020-09-16 14:33

老来俏

姚广增,家住集镇蓝天小区。认识他的,都习惯叫他“老姚”,总爱把后面的“爹爹”两个字给省了,其实他已年届七旬。这让他增添了不少自信:自己不算老嘛!

01

精神矍铄的老姚,人高马大,声如洪钟,丹田气十足,退休前曾是农口执法部门的一位不大不小的领导。形象、气质,特别是他的正义感,并没有在60岁以后画上休止符,而是愈发“老来俏”了。

这几年,他特别热心公益,甘愿奉献余热。这不,这两天,看他又套上了“创卫义务监督员”的红袖章,胸前吊着工号牌,在集镇四处转悠着。

老姚感觉很自豪。那天创建国家卫生镇推进会上,是郭镇长亲自为他佩戴的红袖章,对他几多期许,鼓励他当好“四员”(侦查员、信息员、联络员和宣传员)。担子还真不轻呢!

老姚的较真劲大家都晓得,一般都得顺着他。去年的某天早上,农贸市场东门前,一前一后来了三个卖扫把、桌凳等日杂用品的,城管默认了前两位的摆摊叫卖,后来的一位要被劝回。老姚见状,上前帮言放行。一时说不通,他直接来政府找领导评理,到底让他给厘清出子丑寅卯来。

02

其实,上岗前,老姚对“创卫”的功劳已是不小。几月前,东岳亭处的红绿灯突然失灵了。没了“指路明灯”,特别是金夏公司上下班时间段,交叉路口行人抢道,险象频频。一天内出了两次“滑子”,都是骑电动三轮的老人在这翻了车。这日,老姚正巧亲眼目睹到“瞎灯”下的车流乱象,他心急火燎直奔政府二楼,找到他的“老朋友”——梅镇长,告知危险。梅镇长放下手头事务,立即拨通电话,联络到公安、交管等部门负责人,请他们从速修好交安设施。只半天的功夫,红绿灯重新亮起。

看老姚这“信息员”跟进得真够及时!

每日下晚,老姚有环集镇散步的习惯。一天,他正走到安大路与氾夏路交叉路口处,发现一路灯杆严重倾斜,下脚处已裸露出几根断筋缆线。“一定是交通违章给撞的,非常危险!”老姚围着灯杆转圈,排找隐患的蛛丝马迹:靠着秧田闸口,路边水汽重,既有灯杆倾倒砸伤行人之危,又有万一碰摸触电之险。不由分说,老姚直接掏出手机,拨通了房镇长电话,告之紧急情况。散步临时取消,立在原处,看护着来往行人,直至城管和供电所来人才离开。

瞧老姚这“联络员”有多称职!

03

这日下午五时许,巡查中的老姚,还是那副标配:胸前标牌像钟摆随着步幅左右晃动,右臂袖章上的那几个字分外抢眼。来到大寨河桥上,凭栏远眺,河水波光鳞鳞,涟漪阵阵,尖嘴的小参子鱼时儿浮上水面,一转身扎向水底;桥东码头停泊着三五船户,偶见头颅伸出舱外,打水洗菜,准备晚餐,生活恬静而有节奏。日头西斜,夕阳普照,老姚一时心情大好。是啊,开挖于七十年代初的大寨河,就是夏集的标志河,前年刚清淤过,沿河而驻的几家企业自觉认识到保护水环境的重要,早已不再排污入河了,那一块令他最为放心。“四夏”无闲时,农民收割忙。“秸秆禁烧禁抛”这根弦老姚一刻也不敢放松。

他顺着河南驳岸块石小径,一路小心向西前行。突然发现,前方河坂处隆出一块“白色小丘”,隐隐感觉已有部分滑入水面,向西飘去。他加快脚步,来到近前,一看究里。原来是一大堆菜籽壳子滚落岸坂。一路穷追,又有三堆菜籽秸秆飘向河心。老姚随即掏出小本子,记下了发现时间、具体地点。至此,老姚本可以立即拔腿去镇里,向创卫办汇报这事,就算是尽到责任了。

“一定得顺藤摸瓜,找到‘肇事者’”!老姚心中这番判断着。他爬上河岸,扶墙摸壁来到中心生产组一户人家屋后,恁是将这打菜籽的给追寻着了。先礼后兵,像是“执法”时的规范用语,老姚驾轻就熟的一番问询和推断,让这户人家无法再回避,终于承认是他推下河的。虽然很是生气,可老姚还是找来一块半截砖,坐到这人身边,跟他由外及里、由公及私地慢慢聊起“创卫”的一番道理来。

04

听老姚讲得很在情理,那老农一语不发,一个劲地抽烟。半晌,他欠身打招呼:“真不好意思,得承认是我的不对。沿路人家都没有抛,是我一时糊涂犯了错”,老人很是诚恳的道歉中夹带出一两句委屈:“现在秸秆公家不许烧,家里又不养猪,猪滩不再垫了;老锅灶也拆了,烧的是液化气、电磁炉,这菜籽秆子就是没处放。心想,与其日后被雨水淋黑,烂成”狗屎堆“,不如把它推下河,就这么……”

老姚耐着性子听取他的一番解释后,直白地告诉他:“长话短说,从现在起,一是不许再抛,先堆码覆盖好,等农闲时由公家统一处理;第二,赶紧找来叉篙,与我一起把菜籽秆子捞上来。”

就这么着,两位老人一路追到迎宾路桥头处,将菜籽秆子截住,慢慢拽上岸来,气喘吁吁地拖到路边的垃圾箱旁。

真把这位老侦察员+宣传员给累的!

是的,为了这身行头,老姚累且快乐着!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