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金饰品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50456
威望: 50484 点
金币: 0 枚
贡献值: 0 点
0楼  情感采集 发表于: 2020-12-04 13:05

金饰品

那一年,他四十岁,婚龄十五载,结婚纪念日的那天,他问老婆:想让我给你买点啥?老婆想了想,竟然还是要了“金手链”。这句话早在他的预料之中,他都记不得她有多少条金项链,多少条金手链,多少个金戒子了,反正只要问她想要什么礼物,她要的准是那些黄乎乎的东西,俗得要命,像她的人一样!

那时候他已经发了点小财,手头富裕,根本不在乎那三千、五千,只是老婆一成不变的态度让他从心里有了从未有过的厌倦,就在这时他认识了一个女人。女人是他生意场上合作伙伴的女人,不是妖艳,是妖媚,一字之差却有着俗与雅的天壤之别,吸引他的就是她的雅,不同于他老婆的气质、神韵和言谈举止。

女人善言,莺莺燕语,句句入得他心。女人善舞,翩翩长袖,缕缕抚得他心动。尤其女人那纤纤玉颈上或翡翠玉珠或亮钻银光,撩拨得他心旌摇曳,春光泛滥,哪里像自家老婆只认得“吃了”“睡了”“黄货”“钞票”?!

有了这样一份久违的心动,他愈发的觉得人家的女人比自家老婆好,全然不顾女人是别人的女人。再看向女人的眼神就多了些情意,在他看来女人对他也是频送“秋菠”的,这时有人提醒他:女人是合作伙伴的“小蜜”,吃青春饭的女子靠不住,何况那个合作伙伴还决定着他的经济走向。可那时的他不知怎么了,仿佛女人身上撒了迷魂散,见到她,顾忌全消,一晌贪欢。

缠绵悱恻之后他对女子说:我给你买条金项链吧!此话一出口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他什么时候变得和他老婆一样俗了,把金子当成世上最好的珍宝。好在女人并没有在意他的话,她枕着他的臂弯,眼波流转,声似燕语“不,我就要你!”当然,他不能只把自己当礼物给女人,女人不喜欢黄金,他就给她钱,她不要,他就往她卡里打,一次两次,从来没有记过数目。

后来两个人的关系不知怎么地就曝了光,女人被打,哭得两眼红若樱桃,依傍在他的怀里嘤嘤泣泣,他的一颗心立刻就凌乱成一团糨糊,油然而生了一些自责,然后他为女人付首付买了一套小居室,甚至有了要和女人过一辈子的念头。可是没想到短短的一年他的状况大变,先是股市大跌,他的大部分资金被套,接着经济危机爆发,合作伙伴减产的减产,停产的停产,而最后他莫名其妙的陷入一场官司,被检察院叫去的那一天,恍惚间他看到了一个人——他曾经的合作伙伴,一瞬间,他明白了事情的因由。

三天后,他从检察院走出来,等在门口的只有他的老婆。短短的三天未见,她瘦了,头发凌乱,脸色苍白,可看到了他,她立即露出了笑容,然后有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了出来。

回家后他才知道,这三天他在检察院里度日如年,他老婆在家里度秒如月,他三天没睡,她亦三天没有合眼,找遍所有能托上关系的人,说尽了能说的好话,也低价抵押了她所有的金饰,她说:她不知道他犯了多大的错,得赔多少钱,取了全部的存款还是怕不够。听了这话他才注意到老婆脖子上空空的什么也没有了。他曾让老婆把那些她喜欢的首饰赎回来,可他老婆坚持着不肯,老婆说:用这些钱做生意吧,咱们的日子还长着呢!

四十六岁那年,他用老婆卖首饰的钱做了“二次创业”的本金,他也曾去找过曾经的情人,人不在了,房子亦换了主人,有人说她嫁了一个更有钱的人,他渐渐的忘记了她,一心一意做生意,一心一意过日子,一心一意想把老婆那些金项链,金手链,金戒子一件件赎回来。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