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通往母亲心底的那条天路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56040
威望: 56070 点
金币: 0 枚
贡献值: 0 点
0楼  情感采集 发表于: 2021-01-18 11:21

通往母亲心底的那条天路

  我的爸爸妈妈在西藏,那里的天很蓝很蓝
  
  五岁时,她跟邻家小朋友玩,最顽皮的小强问:彩彩,你是不是像孙悟空一样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然你怎么没有爸爸妈妈?她伸手推了男孩一把,说:你才是天篷元帅猪八戒呢!
  
  她跑回家,问正在剥青豆的姥姥:我从哪来的?姥姥扶了扶老花眼镜,瞅了她一眼,低头剥了两个青豆说:你呀,是你姥爷在咱家的花园里用铁锹挖出来的,晚上天黑,没人时,你姥爷想挖银子来着,结果一锹下去,就挖出你来了。她撇撇嘴,净骗人。
  
  那晚上,她缠着姥爷问,姥爷指着电视上正在演的拉萨,布达拉宫,说:你爸你妈就在那,在那修公路呢,那的天哪,可蓝可蓝了,就像……就像大海……大海她没见过,姥爷接着比喻,就像,就像你姥姥花园里的兰草一样蓝。她噘了嘴,兰草一点都不好看。不过,这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她知道她的爸爸妈妈在哪了。
  
  她跑出去,向伙伴们宣布:我爸我妈在西藏呢,那的天可蓝可蓝了,像我姥姥种的兰草。小伙伴们自然不知道哪是西藏,但是觉得她真幸福,有那么远那么远的爸爸妈妈。小强说:彩彩,那你也会去吗?她想了一下,说:当然啦!接下来的日子,她很留意电视,电视里出现西藏的画面,她便会喊姥爷。姥爷搬了板凳,坐在电视前给她讲那仿佛在天边的故事。姥姥进来,看了,总会长长地叹口气。然后她就会收到妈妈的来信了,信里说的都是修路的事,妈妈说:那条路修好了,她就可以去拉萨了。
  
  她出去跟小伙伴说,有个女孩瞪着眼睛:你姥姥和你姥爷骗你呢,你妈蹲大狱了。小强走过去,狠狠地把那女孩推倒,说:苏彩彩的爸爸妈妈在西藏修路,我爸我妈亲口告诉我的。她抬头看了看小强,又看了看那女孩,眼泪就那样落了下来。


 


  
  她本来就是我妈妈
  
  十岁那年的冬天,她第一次跟姥姥舟车劳顿去一个叫依安的地方,她不问姥姥去干什么,只是怯怯地拉着姥姥的手,沉默地跟在姥姥身后。围墙真高,门真小,她跟姥姥进去,那些警察叔叔的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很多女人穿着灰格子衣服,梳着一样的头发,其中有一个向她和姥姥走来,眼倏地亮了一下,又黯了下去,蒙上了一层水雾。姥姥推了她一下,说:叫阿姨。她怯声声地说了声阿姨好。她坐在她们身边东张西望,耳朵却听得清清楚楚。姥姥说:彩彩上学了,当学习委员,学习上的事一点也不用操心,跟你小时候一样,就是有点倔,不爱说话。女人抹着眼睛,手接住她的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和脸蛋,她不习惯,往后闪了闪。
  
  依安的冬天干冷干冷的,她跟姥姥回到家,把手脚都冻了,感冒发烧,她听到姥爷埋怨姥姥:说不让你带她去,你偏带,她还小……她听不清姥姥在说什么,却想起高墙里女人那双忧郁的眼,想起左右邻居在她背后说的话:彩彩越来越像她妈了。她妈若是不出那事,现在没准都是明星了……
  
  她越来越不爱说话,呆在屋子里看书,或者发呆。姥爷依然会给她讲那个叫西藏的地方,说她爸她妈如何如何,她便应承着姥爷,说你看拉萨多美呀,简直就像是天堂。她还说:你看我爸我妈多没良心,也不说带咱们去那看看,姥爷,等我长大了,挣了钱,一定带你去西藏,咱们还要去布达拉宫。姥爷笑着笑着,眼里就有了泪花。
  
  夏天来时,姥姥收拾东西要出门,她知道要去那个叫依安的地方,拉住姥姥的衣襟嚷着要去。姥姥问你去干嘛?她说:我去看那个阿姨,我知道,她特别喜欢我。姥姥的眼睛湿了,叹了口气,给她准备出门的衣服。阿姨换了短袖,人显得很精神。拉着她的手问:彩彩,喜欢阿姨吗?她点点头。阿姨压低声音说:能叫我一声妈妈吗?姥姥低声说:秀阳!她低了头,半晌,用蚊子叫似的声音叫了声妈妈,面前的女人又是笑又是哭,她抬起头看了看姥姥的脸,姥姥也是泪流满面。
  
  回到家,姥姥问她:为什么管阿姨叫妈妈。她一边给自己养的小竹子换水一边说:她本来就是我妈妈。
  
  是的,她早就知道那是她妈妈。姥爷收到的那些信都是从依安寄来的,那时,她认字不多,姥爷教会了她查字典,她查了字典,认得那两个字是依安,跟西藏没多大关系。后来,很多次,她放学回来,只言片语地听到姥姥和姥爷的对话。他们说于秀阳也就是她的妈妈在狱里情绪很不稳定,很想见她……她在被窝里哭过很多次,她知道进了监狱的人,都是犯了错误的坏人,但她恨不起来,那坏人是她妈妈……


 


  你欠我的,今生怎么还
  
  十七岁那年秋天,有一天她放学回家,看到那个叫于秀阳的女人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客人一样端着一杯水。她进来,换了拖鞋,站在一边,犹豫了半天,叫了声阿姨。姥姥、姥爷使劲向她使眼色,说:彩彩,叫妈妈。她转身,躲进卧室里,把门关得严严的。那天的晚饭,她没出来吃。上学时,小强跟在她后面说:你妈,她,杀过人。她不知哪来的勇气,眯着眼睛扬了脖子说:要你管?
  
  那天她第一次逃了学,坐在网吧里打游戏,笨得厉害,一次次被踢了出来,气得她使劲砸鼠标,有流里流气的男生走过来,说:妹妹,我帮你打呗!她说好啊。
  
  于秀阳在她面前小心翼翼的,她变得很放肆,电视里演西藏时,她会指着电视大声跟姥爷说:你看你看,我爸我妈就在那修路呢!这俩没良心的,也不说给我捎点藏族的服装啥的,那穿出去,多拉风。姥姥低低喝斥了声:彩彩!
  
  她大口喝着粥,说:怎么啦?于秀阳放下筷子,走进厨房,她把碗放在一边,喊:阿姨,再给我盛一碗。姥姥、姥爷私下里对她说:彩彩,你十七岁了,应该懂点事了。她摆出一副斗鸡的架势说:我怎么了,我?她大声地唱韩红的《天路》,她情愿他们在遥远的地方,哪怕只是个远远的念想也好。舅舅跟舅妈闹离婚,姥姥、姥爷去做救火队员。走的那天晚上,姥爷把她叫到跟前,说:彩彩,你妈她是个可怜的女人,不许你对她无理。
  
  她的嘴里嚼着泡泡糖,说:我妈不是在西藏嘛,我想无理也够不着啊!姥姥叹了口气,说:不然我不去了。于秀阳进来,说:去吧。从前顾及着姥姥、姥爷,她还收敛些。现在家里只剩下她们俩个人了,她有些变本加厉,不叠被子,不洗衣服,甚至进门也不跟于秀阳说话,饭稍不顺口,她就把碗摔到桌子上。她向于秀阳要钱,买资料,买MP3,买时髦的衣服,于秀阳稍皱皱眉,她就说:早知道别生我呀!于秀阳便不再吭声,掏钱给她。
  
  那夜在网吧里激战一夜,凌晨三点筋疲力尽地回家,于秀阳泥塑一样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让她坐下。她说:干什么呀,人家困死了!于秀阳厉声道:困死也得听我把话说完再睡。
  
  她堆在沙发里,眯了眼睛。于秀阳坐在茶几前的小板凳上,说:彩彩,我知道我亏欠了你很多,我没能给你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我让你背负了很大的压力,可是,我想告诉你,你这样下去,或者会走我的老路。
  
  她皱了眉头,心里说:笑话,我跟你有什么关系?


 


  
  从今天开始补偿亏欠的幸福
  
  那是她十七年来第一次听说于秀阳的故事。于秀阳曾经很风光,当过杂志模特,参加过选美比赛,成绩都还不错,然后认识了她爸。那男人有家,不肯跟于秀阳结婚,也不肯让她离开。彩彩的姥姥、姥爷死活不同意,越拦着她,于秀阳就越叛逆,直到生下彩彩,那男人一句“不知是谁的野种”想打发于秀阳,那时于秀阳正跟男人坐在出租车上,包里装把水果刀本来想吓唬男人的,却不想听了男人的话,鬼使神差掏了出来,一刀下去……
  
  她渐渐坐直了身子,看着眼前泪水涟涟的女人。于秀阳接着说:我被判了无期,那时你才两岁,我以为我这辈子都见不着你了……你居然叫了我妈妈,你知道那是支撑着我走出大牢的全部动力,我争取一切机会减刑,我就是想跟你过过日子……她说:再难,再苦,我都会补偿给你幸福,我是你妈妈……
  
  她没掉眼泪。那么多年,她摔倒了,姥姥姥爷都让她自己爬起来,小伙伴们欺负她,她都是自己冲上去解决,她的心一点点变得坚硬了。她说:你是挺可怜的,但是跟我没什么关系。
  
  第二天,她背上书包去上学了。在路上,遇到小强,她说:喂,能借你的笔记给我看看吗?
  
  网吧里流里流气的男生来学校找她,她不跟他们走,他们就拉扯她。她急了,抡起书包打上去,一场混战下来,她被抓进了派出所。于秀阳很快赶过来,那个长得跟蔫萝卜一样的小民警说:哟,行啊,你家家传,都很勇敢嘛。只这一句话,她便像好斗的公鸡一样站了起来,嚷:你说什么呢?所长出来解围,她说:他必须向我妈道歉!于秀阳在她背后拉她的衣襟,她说:妈,你怕什么,你现在是合法公民,谁也不能污辱你!小民警道了歉,从派出所出来,于秀阳跟在她后面,抹了一把眼泪,说:彩彩,以后可别再跟那些人混了。
  
  她梗直了脖子,说:要你管!于秀阳伸手给了她一巴掌,这么多年我没管你没教你,从今天起,咱们全补上……她哭着站在派出所门前喊:你亏欠我的那些幸福呢?你能补回来吗?阳光下,她和她,都感到无比寒冷。


 


  
  通往母亲心底的那条天路
  
  那天,她早上起来,没有热乎乎的饭菜等着她。她本想拎着书包出门,想了一下,还是推开了于秀阳住的那间房,她不愿意跟她一起住,于秀阳便收拾了姥姥家的一个储物间住在里面,从前,她从没进去过。
  
  六七平方米的小屋子里,放着张小床,床上是她换下来的薄被子,于秀阳蜷在被子里,她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滚烫。她喊了两声,于秀阳睁开眼,使劲笑了笑说:给我倒点水,我兜里有钱,你拿去街口吃点馄饨!她的泪唰地就下来了,她说:谁让你这么可怜兮兮的,你上面有老妈,下面有女儿,谁让你当受气包了?人家那么久没见过你,还不允许人家恨恨你吗?她哭着趴在于秀阳身上,母亲身上的温度烫得她的心里热热的。那段青春叛逆的日子终于远去了。
  
  冬天里第一场雪来时,她的画在市里获了个大奖,居然有五百块钱奖金。周日,她站在厨房门口喂了一声,于秀阳转过头来,她说:跟我去趟商场!口气是命令式的。
  
  那是她第一次跟于秀阳逛街,进了商场,于秀阳有些懵。她便拉了她的手,一件件羽绒服地让她试。于秀阳说:彩彩……她说:别那么多事,让你穿你就穿。于秀阳在一家家政公司干活,送米送油,顶风冒雪的,没件羽绒服怎么行?
  
  她看中了那件大红的羽绒服,于秀阳说:我这么大岁数……她说:不穿是不是?那出去别说你是我妈!于秀阳赶紧把羽绒服穿上,说:你就行就行。
  
  从商场出来,过路口时,车多得像江鲫,她紧紧地攥住于秀阳的手,车流人海中,她轻轻对她说:你知道吗?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希望能牵着妈妈的手过马路,那样,车再多,人再多,我都不会害怕了……
  
  身边的车川流不息,人来来往往,就那样,她和她任凭泪水肆意流淌,从今天起,那条通往母女心灵之间的天路终于竣工了……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