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喜欢否决的阿姨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56029
威望: 56059 点
金币: 0 枚
贡献值: 0 点
0楼  情感采集 发表于: 2021-03-26 14:32

喜欢否决的阿姨

作为家居清洁专业人员,阿芬初来乍到,一番实地考察后,问我:“你自己不擦玻璃的?”亮着一双眼睛奇怪地看我。

我老实交代,拖地抹台是有的,可别指望我擦窗户玻璃,因为,擦十多层楼高的窗玻璃,高空作业,还要不要小命?

“这不行,一定得擦!你看看多脏!”被她一说,我头回认真看去:还真是张张花脸。

“那怎么办?高空作业耶!”

“哪里要去窗外做?用一对专用的刮子,在窗户里刮,两面都干净了。”既是这样,那我赶紧去超市买专用刮子呗。

“你买?你不懂,一买肯定是贵。奶奶家有现成的,也是我给买的,又便宜又好用,就用她家的。”她为对门奶奶家做清洁,已有多年。

自此,阿芬每周来我家清洁一次。

家里装新空调时,于墙体钻孔要用水。阳台没安水龙头,师傅用一根长长的软管,从厨房引水过来。师傅心粗,将泥沙俱下的浊水,冲得整个客厅都是。这个清洁工程有点大,便临时给阿芬电话,请她加一次清洁。

阿芬正好有半日空闲,只是,没准备出工的盒饭。我说,不用带饭,同我一起,简单煮面吃。她又说这个点过来,不够擦窗玻璃的时间的。我说,窗玻璃一次不擦不碍事的。她便风风火火赶过来。

见又黑又瘦的她,一桶一桶提水冲阳台,牙咬咬的,想起装空调的师傅用长软管接水,便说,改日我去五金店买条软管回来。她放下水桶,操着广西口音的生硬普通话,瞪着我说:“从厨房接到阳台,得多长的管,花多少的钱?!而且,用不了多久,管子就老化没用了。别买,提几桶水有什么!”我自以为是的妙法,一到她这儿,立刻被否决。

我说:“你做得差不多时,告诉我,我去煮面。”“哪有那么快?煮面那么简单,急什么!”她一面做一面回答。

她并没比往次清洁少哪一道工序,这时正用刮子刮窗玻璃,喊我:“可以烧水煮面了,不然面太热吃不下。”我知道她还要赶下一家,便忙起身烧水,同时取了少许肉和一根胡萝卜,准备炒个菜下面。

她经过厨房时瞅了一眼:“不就煮点面,还炒什么菜?”又想否决。我笑笑,不理她。

我们一起吃面。想起过段时间,有位岁数偏大的亲戚要来小住,我上班离家远,中午不回来,得找个钟点工做午餐。我知道她们一道出来做事的老乡不少,便让她帮我打听。

“老人有多老?”她总是直奔问题的核心。我说70多,生活能自理。

“对门爷爷奶奶都八九十了,都是自己做饭吃,70多岁有什么!你早点起来,买好菜,简单做点,老人家中午热一热,简单吃点现成的,晚上你回来再做。请什么钟点工!”她虽笑笑着说,可不知是不是普通话太生硬,总觉得每句话都在投反对票。我也不转弯:“这样的钟点工,要多少钱?”

“人家每天来煮饭做清洁,半天时间就没了,不能去别家做了,至少得2000元一个月,而且你又不请长期的,没人干的。”果然很了解行情。“2000元,你一个月的伙食都够了,为什么要浪费这个冤枉钱?”她又投反对票了。不但如此,她干脆又加一句:“你又不是有钱人,还要供孩子读书。”

听她这算盘一打,我乐了。

她见我笑,以为说错了,赶紧补充:“我不是说你没钱,我是说——”不等她说明白,她也说不明白,便大笑着截了她的话:“还不就是说我没钱!”她见我并未见怪,也一笑,不再解释。

急着赶去下一家,她想起一句话来,边换鞋,边用比平时更生硬的普通话交代我:“你用不着一周做一次清洁,费钱。从下次起,隔一周做一次。”不待我说什么,她人已经关进了电梯,下楼了。

唉,摊上个反对派的阿姨,有什么办法?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