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妹妹, 还你一个红苹果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62251
威望: 62285 点
金币: 0 枚
贡献值: 0 点
0楼  情感采集 发表于: 2021-05-12 13:03

妹妹, 还你一个红苹果

那年,妹妹十岁,我十二岁。

山村穷家风气,重男轻女。我是家里的独子,三个姐姐和一个妹妹,很多事情,都不得不处处让着我了。

有时,我跟她们闹一点小小的别扭,父母就对姐姐们说:“你们就只有这么一个弟弟!让他一下又怎么了?”又对妹妹说:“你就只有这么一个哥哥!让他一点嘛!”

因此,我总在姐妹面前称王称霸。父母也是睁只眼闭只眼,由着我。现在想来,我都脸红:姐姐们还说得过去,妹妹比我小啊?怎么还要让着我呢?

那时,在我们这个偏僻的农村,水果对孩子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穷孩子更难吃上一回。田间地头略略显眼的果树,结的果子往往还是青疙瘩,根本等不到熟透,就被那些穷人家的馋鬼,搞得枝折叶落,这样免不了要损毁树旁边的一些庄稼。主人一气之下,几刀就把那果树砍了。

只有那些悬崖峭壁上,偶尔还可以看到一两棵野果树,但它们并不是年年都挂果。即使挂果,大人们也是不允许孩子爬上去的,那么高的地方,很危险,没有胆量,观察不细致,没碰到一个好机会,哪能吃到那些树上的果子呢?

那是农历七月的一个清晨,父亲要去做地里的农活,临走时神色严肃地警告妹妹:“割一背牛草回来,割不起就莫吃早饭!”

妹妹后来说,她出门就找到了一个有好草的地方,不一会儿就割了一背回家了。看看时间还早,又背上背篼,准备割第二背。割了小半背吧,一仰头,就看到悬崖边那棵野苹果树上,有几点红在闪耀。再一看,原来那树上结的果子红了!那棵树自生自长在悬崖边,几年都没结果子了。

妹妹小心翼翼地靠过去。她身子瘦小,没多大力气,又在悬崖边,心突突地跳起来,一抱住树干,她的额头就不停地冒汗。但那红红的苹果实在太诱人了,不花一分钱啊!

她的手脚不由自主地抖动着,心里紧张到极点,但那种想白得到苹果的欲望还是促使她咬咬牙,慢慢爬上了那棵树,摘了四个大一点的,想到家中有七个人,颤抖的手,又把那三个小一点的用一根树枝勾下了。妹妹很失望地看着那几个连树枝都勾不着的野苹果,勉强下了树,脚一沾地,人就虚脱了,汗水浸透了背上的衣服。回望那高高的悬崖、高高的树,莫名的恐惧吓得她哭了起来。

当我舒服地从梦中醒来后,慢慢地走向门外,看到妹妹背着一小背草,正在厨房门口和三姐说什么,我依稀听到了“野苹果”三个字。妹妹看我出来,连忙低着头朝我这边走来,她放下了背篼。我一眼就看到了红红的苹果!立即扑了上去,妹妹说话的声音有些发颤:“哥,七个野苹果,我们刚好一人一个。”

“全是我的!”我想也没想。把那七个野苹果,死死地抱住。看着妹妹那可怜巴巴的样子,我突然涌起了一点同情心,选了一个又小又难看的给了她。

她满脸幸福地咬了一小口,细细地品咂着。

我一看她把苹果咬破了,一把从她的手里抢过来:“我只是让你看一下嘛!哪叫你吃啊!你赔我!你赔我!”我赖在地上不起来,又哭又骂,要她赔我的苹果。

父亲恰好从外面做农活收工回来,看见妹妹手里还抓着那个小小的野苹果:吃,不敢;放,又舍不得。他扫了一眼地上滚落的几个野苹果,脸色就变了:“我叫你割牛草!你竟去摘这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能当饭吃?还把你哥哥惹哭了!你不去摘这些野苹果,你哥哥怎么会哭?”

当他看到妹妹的背篼里只有一小半背草时,气更不打一处来,重重地打了妹妹一记响亮的耳光!妹妹手上那个小苹果落到地上,滚出了好远!

“还哭!我说了,没割起一背草,就莫吃早饭!”父亲吼起来。正在做饭的三姐,连忙搬出了妹妹割好的那背草:“爸爸,她已经割起了一背草。”

妹妹的泪不停地涌出来,一转身跑进了屋子里。地上那七个野红苹果实实地蹲在那儿,个个都用嘲笑的眼光看着我。

吃早饭时,妹妹第一次没有到饭桌上来吃饭。三姐把七个野苹果洗好,放到桌上,把妹妹摘野苹果的情景说了一遍。父亲默默地沉思了一会儿,转头看着我,满面寒霜:“把那个最大的野苹果留给你妹妹!剩下的一人一个!”这是父亲分东西时,唯一一次没有对我特殊照顾,也是我唯一一次心甘情愿,同意父亲的这种分配方式。

那一刻,我突然长大,我拿着父亲分给我的那个苹果,慢慢走进屋,来到妹妹身边:“妹妹,我刚才对不起,不应该抢你的苹果,我这个也给你吧!”

妹妹的泪又一次涌出,她使劲摇摇头:“不,哥,你吃吧,爸爸刚才给我的那个最大的苹果,我也没吃,给你吃吧!”

我满眼泪水,也使劲摇摇头,悄悄把那个苹果放到妹妹睡觉的床头,轻轻走出门。

当时,我就想:等我以后自己能挣钱了,一定要给妹妹买最好最好的苹果,让她吃个够!

参加工作后,第一次领到工资,我特意买了10斤又红又大的苹果。一到家,我就急急地问父亲:“妹妹呢?”

“你妹妹不是半个月前,就到厦门打工了吗?”父亲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

我才记起,上次妹妹在厦门还给我打了电话呢。说是找了一个好厂,月工资1000元。我的脸突地火烧火燎地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好半天才把那一袋苹果放在桌上。

如今,近30年过去了,一看到苹果,妹妹那天早上满眼含泪的面容就会浮现在我的眼前:不知道现在的妹妹,还会像当年那样,对一个红苹果那么向往吗?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