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爷爷的枣树
级别: 管理员
UID: 4
精华: 0
发帖: 62251
威望: 62285 点
金币: 0 枚
贡献值: 0 点
0楼  情感采集 发表于: 2021-05-14 13:03

爷爷的枣树

父亲打电话通知我,老房子要翻修了,周围的果树要砍掉一些,我猛地想起院中靠窗边的那棵枣树。

小时候,爷爷最爱抱着我坐在那棵枣树下,给我讲着他永远讲不完的故事。温暖的阳光透过枣树叶间缝隙,在我身上留下斑驳的影子。有时,一阵微风吹过,淡绿而微黄的枣花星星点点,悄无声息地落在我的身上,像极了爷爷那双温暖的手,轻轻抚过我的头顶。

这棵枣树,当初是他在山上吃到新鲜的野枣后,将枣核留下来,种在院中的。那时爷爷还是个孤儿,正面临着是离开故土去外地谋生,还是留在家乡发展的两难选择。最后他将希望寄托在这颗枣核上,如果它能发芽长出树苗,他就留在老家。

爷爷没有刻意去给它浇水、施肥。一个月后,那个地方竟然真的有株幼苗破土而出,这让爷爷欣喜不已。他将本已打包好的行囊又悄然放下,安心留在生产队当一名普通的农民。

后来爷爷在乡亲们的张罗下成了家。而那棵枣树,早已枝繁叶茂,每年都能结出好多枣子,乡亲们都吃到了我家的枣子。

爷爷成家的第二年,枣树上结的枣子特别多,爷爷开心不已,更令爷爷开心的是,在满树枣子成熟的季节,我的父亲也如那些饱满的枣子一样,呱呱坠地了。爷爷给父亲取名枣生。

从此以后,爷爷像是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劲儿,种田,种地,下河摸鱼,上山打野兔。春去秋来,爷爷家的日子如同屋檐下挂着的那串红辣椒,红红火火的。

在一个深秋时节,当爷爷的眉头也如清晨郊外的野草爬满白霜,一场暴风雪提前到来,那株枣树也因未及时“涂白”而被冻伤。爷爷站在枣树下摸着冻得脆生生、硬邦邦的枝条叹息:“唉,再也吃不到大红枣了!”就在这漫天飞舞的雪花中,我用一声嘹亮的哭声宣告我的到来,驱散了爷爷眉头的阴影。爷爷为我取名红枣。

这个冬天,在我的伊呀声中变得温暖起来,爷爷仿佛已不再老迈,他和父亲费力地挖开冰冻地面,围着枣树根埋下一堆农家肥,为的是孙子来年能吃上大红枣。村民们都劝爷爷别白费劲了,枣树都冻死了!爷爷仍然固执地给枣树刷白灰,还裹上白膜纸。

第二年春年,这株枣树出人意料地吐出了一树鸭舌般的绿叶,油亮亮的,阳光一照,闪闪烁烁,像是给枣树缀上了许多绿色的宝石。

深秋,枣树的叶子由绿变黄,渐渐脱落。那些绿色的枣子渐渐变红了,一串串像无数的小灯笼;火红火红的像一群调皮的孩子在绿叶间探头探脑地张望,嘻笑。爷爷说我也像这个红枣,说如果不是我的到来,也许他就放弃这棵枣树了。

在我6岁那年,我们举家搬到小县城里,但爷爷固执地不肯离开,他舍不得那棵老枣树,几十年风风雨雨,枣树也见证了爷爷从青丝到白发,最后慢慢老去。唯留老枣树还在院中演绎着生命的轮回。

我已在大城市里安家落户,老家于我而言只是一个符号而已,唯有那棵枣树,一直种植在我记忆的心田中。那粗壮斑驳的树身,那上面密密麻麻的皱纹,犹如爷爷那张饱经风霜的脸,无数次在梦中,依稀看见爷爷拄着拐杖,神情爽然地肩着一身枣花,向我款款而来。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